小白

我正经起来不是人 不正经起来更不是人

我们的爱(伪装者明楼明镜cp)

明楼线
(三)暗流涌动(上)

上海娱乐业的发展远超乎我的想象。第二天,报纸居然登出了“上海明氏集团董事长明镜引亲弟弟与李氏集团董事长出手”的花边新闻。

我从没想过,我那晚的行为居然会导致这样的结果,这对于一直未婚嫁的大姐来说意味着什么,上海市民茶余饭后会议论什么,我不敢想象。

冷静之后我明白些许,当年大姐和李文政的事整个上海无人不晓,这个报道也确实够博人眼球。

我气愤的将报纸攥成一团,扔进垃圾桶。

罢了,终究是我做错了。我开始痛恨起自己的自私。

因为愧疚和悔恨,我对大姐的态度开始保持着若即若离。虽然我的眼睛还是片刻都离不开大姐,但言语间,我克制了自己。

但自那日起,大姐反而对我不再躲闪,较之前多了几分关心。她从未跟我提过报纸上报道的事情,但我知道,大姐所有报纸当日必读,她一定看到了。但她自始至终未曾提及,倒是让我始料不及。

一个月后的周末,某天清晨,阿诚扶着大姐,两人脸色惨白,从大门外走了进来。我心下诧异,开口询问。然而阿诚说出的事情,犹如一颗炸弹在我耳边炸裂。我气的冲出明公馆,抬腿踹开了梁仲春办公室的大门。

正好,所有人都在。我环顾一周,那个带头的小队长在,曼春也在。

一路上,我想着阿诚跟我说的话。76号居然在黑市军火交易市场抓住了大姐,而我此行的目的,就是要洗脱大姐的罪名。

“梁处长,再有人说76号人心不齐,连我都不信。”几个回合下来,梁仲春手下的人全部举起枪对准了我,因为我刚刚举起枪对准了他们的长官。

“把枪放下!”梁仲春对他的手下喊道。我心下冷笑,擒贼擒王,我就不信这一群乌合之众能越过他们梁处长,骑到我的头上来。心里虽然这么想,但我的余光还是瞥了过去,人群之中,唯独曼春手里的枪对准了那个小队长。我心下稍慰。

我知道今天来这里的关键,就是将大姐的罪名洗脱开,所以我咬紧了证据,我需要知道76号到底有没有证据。

“76号抓人不需要证据。”那个不知死活的小队长再次开口说话。

来得好。我正愁没有机会杀人灭口,这人还真是顺了我的心意。我没回头,反手一枪便将那人送去了西天。

“梁处长,我看你们76号也没什么证据嘛。”我再次逼问梁仲春。

梁仲春也终于看清了局势,“是是是,我们没什么证据。”他当着众人说道。

见事情已经明了,我才放下心,“给他发阵亡抚恤金,我批条子。”

我转身欲走,这时阿诚冒冒失失的从门外冲了进来。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重重的哼了一声。这可是我一直最信赖的兄弟啊,没想到他差点让大姐出了岔子。

一路上,我都没有跟阿诚说话,刚进家门我就叱令他跪在客厅。大姐闻声赶来,“哎呀,你凶阿诚做什么呀?”她又开始心疼起她的阿诚弟弟来。

“你怎么做事的?这种事情也用我教你吗?!”我没有理会大姐,忍了一路的愤怒使我无法控制自己,大声对阿诚吼道。

“我不知道会有人跟踪大姐去苏州,我就把派去跟着大姐的人撤掉了。”阿诚怯懦地说,脸色明显也是后怕。

“你,你…你们居然敢派人跟踪我!”一旁的大姐听后坐不住了,蹭的站了起来。

但我没有理会大姐,这件事情一时跟她也说不明白,“76号里面有人想拿我做文章,外人想对我家人动手,你不知道吗?!”我继续训斥着阿诚,幸亏交易最后没有成功,否则我都不敢想象大姐现在会在哪里。

“你们连我都敢监视,你们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呀?”大姐继续在旁边说道,“是不是我每走一步,身后都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呀?!”

“我跟你说过,大姐出了任何问题,你第一个向我汇报,现在呢?”我还是没理她。

“明楼!”大姐终于忍不了我一味的无视,冲我吼道。

我心底叹了口气,缓缓转头看向大姐。

“大姐,他们想拿你开刀,其实是想放了我的血。”我换了套说辞安抚着大姐,但我心里明白,你想做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。

“大哥,大姐只是误闯了黑市,76号应该没有确凿证据的。”阿诚终于开口说话了,但这话在我听来还不如不说。

“应该没有?!”我的火气蹭的又窜了起来,“现在有人拿枪指着我的脑袋,你居然告诉我你不知道枪里有没有子弹?!” 我简直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,这是一向稳重的阿诚说出来的话吗。

“我只是去进点货,什么黑市不黑市的。76号的人你们还不知道,好好的生意都能让他们扣上抗日的帽子,” 大姐还在那自顾自的说着,“你不要拿阿诚撒气好不好,是76号的人抓的我,你有本事拿他们出气去。”

我再次无奈的望向我这个没有任何革命经验的姐姐。我感觉我被俩人一起气的眼前发黑。

“大姐,大哥,他…他把抓您的小队长…”

“阿诚!”我出声喝止了他。不知怎么了,阿诚今天也净说些糊涂话。

然而聪明的大姐肯定猜到了后半句话,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低下头没再言语。

算了,既然未酿成大祸,就到此为止吧。

我瞪了瞪这俩人,气的甩了甩袖子,扭头回到房间。留下了客厅的两人互相瞪眼。

几天后,远房明堂表哥突然来找我。他说有个日本女人想来分我明家香水产业的一杯羹,让我务必给他想办法。我思索片刻,给他推荐了一个亲日派女明星做宣传,我知道这位女星身后有强大的日本军方背景,足以震慑住其他觊觎者。明堂哥有点迟疑,毕竟明家祖祖辈辈都是正经生意,如非必要,谁都不想与日本人扯上关系。但这是目前唯一一个办法了,我劝道,最终大哥采纳了我的建议。

只是,这件事还是传到了大姐耳朵里。

“你为新政府工作的事我是管不了你了。可是你给明堂哥出的那是什么主意?!你自己陷入日本人的圈子里也就罢了,你想把整个明家都卷进去吗?!”

如我所料,大姐震怒,为这事同我翻脸了好几天。而我只能跟她解释,这是我能想出的保住明家产业的唯一办法。但我知道大姐心里肯定过不去这道坎,她同明堂哥一样,都是正正经经的生意人,苦心经营的企业在乱世中轻易被外寇趁虚而入,自然对这种事情十分敏感。

生气归生气,大哥的香水发布会还是要去的。而且发布会那天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,就是明台要为接下来的刺杀任务预先踩点,因为发布会的地点是日本领事馆。

参会那天,大姐身着一袭黑色锦绣旗袍,搭着低调华贵的褐色披肩,和一双点缀气质的褶皱皮手套,从屋内缓缓走出来。我不由看得痴了,但大姐凶巴巴的一眼把我瞪回了现实。我知道她还在跟我生气。我讪讪一笑,尴尬地走在她的身后,闻着她身上独特的清香。恍然间,我想就这样永远跟在她身后,一直走下去。

考虑到香水发布会需要配合灯光,我们所在的会议厅是一个没有外窗、没有阳光的内场,全部靠灯光照明。原本明台只是踩个点,但未想到他的行踪居然会被人发现。

领事馆电闸被拉下的一刻,整个大堂陷入黑暗。门外开始有枪声响起。我紧张地伸手去抓左边的人,但竟抓了个空。

“大姐!”我低声惊呼。

“明楼!”旁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我不再顾虑其他,顺着声音的方向,张开手臂将那人揽进怀里。

突然,会场的门“嘭”地一声似被踹开,紧接着枪声再次响起,我都能感到子弹从距离我不远的地方飞过。

“阿诚?”我心急地叫到,因为入场时都会经过检查,我们都没有带枪。

“大哥,我在这里,大姐在你身边吗?”阿诚紧张地问我。

“嗯…在…”我感受着紧贴在我怀里的大姐,怀里的人听到这句问话明显地颤抖了一下。

“我出去看一下,大哥大姐你们小心。”阿诚说罢便走了。

我搂着大姐慢慢地往屋子角落挪动,我让她背靠在墙面上,而我没有细想,紧紧地贴在了她的身前。

我能听到大堂里接连有人中枪的声音,我下意识地将身子与她靠的更紧,怕她出任何意外。

大概两分钟后,大堂灯光再次亮起,我忍着刺眼的灯光,连忙看向屋里看去。五六个人蜷缩在地上疼痛地翻滚着,而明台不在其中。我悄悄地松了口气,这时我才意识到大姐还被我紧压在怀里。

我连忙倒退了半步,“大姐…您没事吧。”

大姐脸上的红晕不知是被吓得还是怎的,半晌也没褪去,“没事,”她低着头小声回了一句。

76号的人纷纷从门外冲了进来,曼春当头,阿诚和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我偷偷地向大姐瞅去,果然,她看到76号尤其是曼春的时候,脸色骤变。而我只好装作没有发现,怕她再问我什么。

一场好好的发布会算是搞砸了,我和阿诚扶着大姐离开了领事馆。

“明楼你告诉我,你今天是不是有事瞒着我?”没想到大姐还是感觉出了异常,刚出门她就停下脚步问我。也是,女人的直觉向来很准,有时候我必须承认。

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我知道随口编来的谎话根本瞒不过大姐,我低下头,没有说话。

大姐一只手抬起,跟着便向我打来。我闭眼,默默等待这一巴掌的降临。但许久之后,也没有动静。我抬头看向大姐,半空中她的手停了下来,她看了我一眼,恨恨地放下了。

“明楼…”我突然发现大姐眼角竟泛着泪光,“我真害怕有一天你突然出事。而我,连自己的亲弟弟为什么出事都不知道。”大姐一字一字说着,面色罕见的悲伤。说罢没再看我,头也不回自顾自地走了。

我呆呆地立在原地,看着大姐悲伤离去的背影,刚才的话语在脑中挥之不去。

回国短短几个月,但接连发生的事情让我愈发意识到我的工作给家庭、尤其是大姐带来了多大的伤害。五年前,在我决定参政的一刻我就想过这个问题,但当一切都清晰地发生在眼前,这种刺痛感来的远比想象要沉重。
.
.
.
只是,开弓哪有回头箭。
 
 
我知道,我选择的路,已然没有退路。

评论(2)

热度(22)